主页 > 时政要闻 > 文章

长三角区域生态一体化新体系

长三角区域生态一体化新体系


        长江三角洲区域是我国经济发展最活跃、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吸纳外来人口最多的区域之一,是“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重要交汇地带,在全国改革和发展的整体格局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2019年5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审议《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会议上提出,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

  经过30多年的城镇化和工业化,长三角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在一定程度上也造成了生态系统超负荷运转,资源环境承载压力显现,生态问题已成为当下制约长三角地区发展的重要因素。生态一体化是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重要维度与内容。生态一体化要以全局观来应对局部与全局的生态问题,通过多主体参与、利益协调、协作共商的方式,共同构建区域环境保护体系、制定区域环境保护防范体系标准,采取共同的政策与措施来解决生态问题。

  一、构建长三角区域生态一体化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生态一体化是解决跨地区污染的关键。长三角地区的环境问题本质上反映出各地存在着废弃物处置压力大和区域间协同性不够等问题。一是上海、杭州等大城市废弃物产生量大,在末端处置能力上不足;二是城市间缺乏协同处置联动机制,尚未形成统筹规划,在废弃物处置上存在“邻避效应”;三是未形成区域间的良性补偿机制,包括生态补偿、利益共赢机制等。一方面上海、杭州等大城市土地资源稀缺、处置设施超负荷运转;另一方面江浙皖部分城市土地相对充足、处理设施面临“吃不饱”,区域间废弃物处置未形成“共治共享”良性机制。

  环境属于公共资源,具有外部性,环境资源是公共物品,具有非排他性,这决定环境治理具有明显的整体性。在跨区域环境治理过程中,由于环境问题具有跨区域特性,致使环境治理的整体性被行政区域划分机械的分割,这对环境治理提出了挑战。要突破长三角环境治理的困局,不仅要研究环境及其治理特性,还需要寻找新的环境治理机制和模式,其中寻求各地协同的内在动力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生态一体化是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必然要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而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无疑就包含了对优美的生态环境的需求。

  生态环境是人类生存最基本的条件,是我国可持续发展最为重要的基础。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用之不觉、失之难存。人类属于整个自然系统的一部分,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依赖于自然。我国在经济和文化上都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人民物质生活得到充分的保障,但是在追求经济发展的过程中,环境污染问题日渐严峻,以环境为代价的发展,从某种程度上也削减了人民内心的满足感。只有通过长三角区域生态一体化建设,才能从根本上避免“公地悲剧”。

  生态一体化是促进再生资源产业发展的“金钥匙”。再生资源回收产业作为循环经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不仅具有较高的技术含量和产业集群带动效应,且能产生可观的经济效益。由于产业市场空间巨大、对社会经济以及环境保护的推动效应明显,再生资源回收产业从长远来看具有较好的发展前景。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再生资源整体循环利用产业产值达到1.8万亿元;到2020年,资源循环利用产业产值将达3万亿元。

  对于生活垃圾“生产大户”长三角地区而言,发展再生资源回收产业,极有可能成为未来经济产业发展的一个新兴增长点。而要打通再生资源回收产业上下游各环节、培育各类细分回收产业主体,实施生活垃圾全程分类意义重大。只有经过区域生态一体化建设,不同企业之间才能形成共享资源和互换副产品的产业共生组合、才能形成完备的再生利用企业群,从而最大限度地提高资源利用率,实现更高的经济与生态附加值,为长三角地区延长循环经济产业链、推进绿色经济融合发展创造新动能。

相关阅读:

  1. 如何看待区域协调发展
  2. 全域门诊医保直接结算“接轨”长三角
  3. 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实践
  4.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进驻中国五矿
  5. 荷花满塘:农业区域更美
  6. 高位嫁接优质资源建设区域医疗中心
  7.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规定
  8. 重构教育生态是人工智能新使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