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反腐 > 体系建设 > 文章

把权力的“末班车”开向深渊

把权力的“末班车”开向深渊


“是贪婪害了自己,是弄权害了自己……”身陷囹圄的吉林省松原市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王平回首过往岁月,悔恨不已,他感慨,“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然而为时已晚。正是他自己的所作所为,将他送入高墙之内。
 
翻开王平的履历,1957年出生的他从扶余县委宣传部科员干起,慢慢走上县工业局党委副书记这一领导岗位,再到后来先后任松原市委政研室副主任、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市行政审批中心主任、市人防办主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可谓顺风顺水。那么,他是如何一步步坠入腐败深渊的呢?其堕落轨迹值得广大党员干部警醒。
 
“冷衙门”里藏“金矿”
 
2007年,王平调任松原市人防办主任。他抱着得过且过、落得清闲的想法,开启了新的工作历程。
 
然而,到任不久后的一次茶楼之行,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
 
某建设开发公司总经理张某将王平约到一个茶楼见面。喝茶过程中,张某提出“资金周转困难,想缓缴人防易地建设费”。王平很痛快地答应了。让他意外的是,临别时,张某将一个装有10万元现金的黑色塑料袋交给他。
 
“说是表达谢意,当时我推辞半天,最终推出去的手连同钱又回来了。”王平回忆道,半推半就中,第一次肮脏的权钱交易就此达成。他没想到,这一推一收就决定了他人生之路的结局。
 
也就是从那时起,王平发觉,人防办这个部门虽不大,权力却不小。这个不被自己待见的“清水衙门”,原来还藏着个大“金矿”。而开启这座“金矿”的钥匙,就是人防工程审批权和人防易地建设费减缓权。
 
之后的王平俨然变了模样,对金钱产生了超乎常人的“饥饿感”——
 
他工作“认真”。只要有工程开发建设,他就马上指派工作人员到工地三番五次催缴人防易地建设费,交不上就停工。老板“意思意思”之后,就可以缓缴、少缴甚至不缴。久而久之,松原的商人老板便知晓了其“套路”,频频寻求他的“帮助”,王平则有求必应。
 
他喜欢打牌。无论何时,只要他的“牌瘾”上来,企业老板必须如约而至陪他玩两圈,每次输赢都在数万元。如果他赢了,则罢了;如果他输了,老板们就得奉上“垫底钱”,少则一万、两万,多则十万、八万,他定会欣然笑纳。
 
他爱好摄影。单位办公楼及自己办公室摆挂的所有照片,都出自他之手。一些老板得知王平有此“雅好”,便适时奉上价值数万元的高档器材……
 
王平任市人防办主任期间,仅在为房地产开发企业缓、减、免缴人防易地建设费上,就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80余万元。
 
“暗受贿”变“明索要”
 
“扭扭捏捏”被动收钱,王平并不觉得过瘾。后来,他决定撕下最后的伪装,“赤膊上阵、大干一场”。人防办在人防工程建设、拆除、改造、审批、收费等方面的职权,全部都变成了王平赚钱的“法宝”。
 
据介绍,在其任市人防办主任期间,多次将一些企业老板“请”到办公室,以办公经费紧张、单位招待费用需要解决等名目,堂而皇之地以“借”为名索要钱财。
 
开发商张某与王平是“牌友”,平常关系非常融洽。自认为与王平是“好哥们儿”,在一楼盘开发项目中,就没有向王平“表示”,结果过了很长时间,审批手续都没有通过。直到张某将30万元现金送“到位”,审批手续才“顺利办完”。
 
不管是个人吃喝招待、日常消费,还是外出旅游、婚丧嫁娶开支,甚至是送给外孙的金银首饰、自己糖尿病所用的胰岛素泵等支出,他都要求有关企业买单,完全把这些企业当成了自己的“后勤保障基地”。

相关阅读:

  1. 一个安徽畲族乡的长三角“基因”
  2. 民企产权刑法保护的司法典范
  3. 把论文拿出来给大家“闻香”
  4. 人体肝脏纤维化的潜在标志物
  5. 最“诗意”的护鸟志愿者,追寻“神话之鸟”
  6. 澳门新葡京官网:担保品牌与实力的象征 以监察建议推动廉政建设向纵深发展
  7. 听不完的冬不拉,数不完的民族传奇...
  8. 澳门新葡京赌博:权威验证线上万人在线 王健林的反腐经
  9. 属卢某与连某的夫妻共同财产
  10. 细节披露:办公室内竟搜出一把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