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反腐 > 廉政聚焦 > 文章

女儿抱住我的时候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女儿抱住我的时候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明明可以有万千种过年方案,但你还是选择了和家人在一起。

东西南北,南北东西。是亲人的爱,温暖着归途。我们邀请了四位与亲人一起过年的受访对象,来聊聊我们的春节。

坐了28个小时的火车回家

女儿抱住我的时候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43岁 房永胜 驾校教练

我16号就回家了。驾校20号放假,我提前回家的。年底练车的人也少了,提前走不会影响教练排班。工资少挣几天就少吧,一年就回家一次,过年在家多待几天是理所应当的。咱们中国人最讲究的就是亲情,过年是我们最大的节日。

我家在齐齐哈尔,我乘慢火车从北京回来的,坐了28个小时。第二天早上到家,刚好赶上早饭。家人给准备了热腾腾的大豆腐和杀猪菜,馋了一年的家乡菜啊,终于吃上了。

那天下午,女儿补完课回到家,一进门就大声喊爸爸,扑到我怀里,我既激动又内疚,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平时不在家,对孩子的陪伴太少了。女儿今年六年级,更懂事了,每个周末都会跟我视频,前段时间每次视频都问我什么时候回家,盼着我赶紧回来。

我回家的时候也匆忙,没有给她准备过年的礼物。不过这两天我会给她买的,新衣服、好吃的都要有。这些年年味儿虽然淡了,但是新年礼物不能少,尤其孩子,哪有不喜欢礼物的。

我记得我13岁的时候,姑姑给我买了一套像军装一样的衣服,我喜欢极了,穿上新衣服,梦想着以后要成为一名军人。跟小伙伴一起去堆雪人打雪仗的时候,我都把新衣服换了,怕弄脏了。事与愿违,我18岁去报名当兵的时候,没报上,当时的规定是独生子女不能去,这成了我人生的遗憾。

我家现在也就一个孩子,不过,现在没有这个规定了,如果她以后想要去当兵的话,我会支持她的。

父母牵挂孩子

总是要比孩子牵挂父母多一些

41岁 周唯 全职妈妈

其实,我在浙江过年也是团圆,我们一家三口会跟公公婆婆一起过年。不过,每年这个时候,我总能感受到来自老家云南的年味,那是一份浓浓的牵挂。

我老公是浙江的,我是云南的,我们结婚后的前六年都在昆明工作生活,节假日也往往是回我的老家,后来工作调动,我们就到浙江来了。孩子上学后没人照顾,我就辞职成了全职妈妈。逐渐地,生活的重心就在孩子身上。过年安排也一样。

今年孩子上高二,期末成绩有些许上升。年级有500人,她排73名。我们高兴是高兴,但也紧张,我们希望她能稳住并继续进步。这次考试她英语排25名,但是数学排到了299名。假期充电是必须的,每天都有网课安排。所以,假期就老老实实待着学习。

上一次回我老家过年是三年前了,孩子还在上初中,我们在老家待了十多天。那时的年味,不仅是家人准备的勾起儿时记忆的美食,还是多年不见的亲朋好友聚会的热情。那年,也刚好是我高中毕业20周年,我们举办了一场同学聚会。

每个我不回老家的春节,我爸都会给我寄来一些家乡特产,还有他亲手腌制的火腿、腊肉、香肠。我感受得到他们的牵挂,却只能感叹分身乏术。

父母牵挂孩子,总是要比孩子牵挂父母多一些。等明年孩子高考了,我会多花些时间在老家陪陪他们。

不能回家的时候

我们就把儿子女儿都接到工地一起过年

53岁 陈美琴 铁路职工

今年特别幸运,我在春运第一天就回家了。10号凌晨,我们乘北京到成都的农民工免费高铁专列回家。不用抢票,也不拥挤,一路上,我们都特别开心。

我和我老公都在铁路局的工地上上班。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在同一个工地。不过,这次我们分到了两个工地,我一个月前跟随工程队来到北京的工地,我老公在另外一个工地做收尾工作,做完就可以来我这了。

这些年,我们都是跟着项目施工走,到过很多地方。一般情况下,过年都会提前回家,和家里老人孩子在一起过。我女儿今年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了,儿子还在上初中。我们常年在外,孩子自然也就成了留守儿童,好在他们都很优秀,不让我们操心。

不能回家的时候,我们会把他们都接到工地上来。2011年,我们在成都地铁工作。因为工地必须要留人,离我家也相对较近,我们就把爸妈和孩子都接到工地上过年了。记得那年年夜饭,领导还给我们发了红包,家属也有每人一百块钱的红包。领导欢迎家属到工地探亲,我们也安心。和家人一起过年,不管在哪里都挺幸福的。

当然,我们也希望能在离家近的地方工作,但是离家近的工地工资都不高。我们供两个孩子上学,负担也不轻。我18岁就出来打工了,那会儿什么都不会,更辛苦。现在就做铁路工地的工作,熟悉了做起来也不那么累。我现在每个月工资六七千块,还有五险一金,感觉蛮不错了。等儿子也大学毕业了,我们就可以歇一歇了。

尽管我让爸妈失望了

但是他们对我的爱一点没少

36岁 李琳 网站编辑

还没到春节,我家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了。我爸妈提前从东北来到北京,陪我。我是家里独生女,未婚单身,三十多年的春节,我们仨都是一起过的。

我爸妈来到北京也闲不住,我去上班了,他们就去景山公园给我相亲,我下班了,他们就在小区门口等着我。我知道,我在相亲市场上并不占优势,这一天,他们又经历了失望。爸妈都63岁了,他们希望我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儿女。他们的心愿,我都想去满足,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招儿。

同龄人的家庭,这时可能最闹腾的是小孩。在我家,我妈就只能继续把我当小孩,她张罗着炸麻花、炒干果,包猪肉大葱馅的饺子,这些都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我也会像小时候一样,抱抱妈妈,揉揉她的脸,跟她说,好吃!

这两天,我四姨来北京看病,她决定过年也不回东北了,便在医院附近租了一套120平的房子,还邀约了小姨一家也来北京过年。三家人的过年局就这样组好了。

现在过年不像以前,总是忙着备年货,做隆重的晚餐。现在吃的似乎也不太重要了,不过她们还是喜欢在这个时候聚在一起,唠唠家常,谈谈孩子。

老姐妹们在一起总是精力无限,她们还买了车票,大年初四要去海南再聚。我舅舅家春节在海南过,他们在那买了房。不过,我看现在的疫情,可能得劝服她们退票了。

相关阅读:

  1. 关爱妇女儿童的“娘家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