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组建 > 教育管理 > 文章

教育资源世袭罔替的一面展露无遗

教育资源世袭罔替的一面展露无遗


长期以来,教育公平缺失是美国民众“痛感”最强烈的社会问题之一[1]。避免教育资源与财富权力划上等号,是社会良知的底线,但通过垄断教育资源来固化阶级的尝试,又从未停止过。

今年三月,美国曝出史上最大规模的大学招生舞弊案,行贿金额高达2500万美元,涉案家长非富即贵,不乏好莱坞大牌影星与华尔街明星企业的CEO。

曾饰演美剧《绝望主妇》的知名女演员菲丽西提·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也被曝出花15000美元为其女儿制造虚假的成绩。美国当地时间9月13日,这位“绝望主妇”被宣判入狱两周,具体服刑日期待定,成为该案三十多名被告中第一位结案的家长[2]。

一部分富家子弟通过五花八门的舞弊手法进了斯坦福、耶鲁这样的常青藤名校,还有一部分能名正言顺利用自己校友子弟的身份获得优先获得名校的入场券。今年,哈佛公布的一则调查报告显示:2021 届的新生中,29.3% 的学生至少有一名父母曾是哈佛学生。

美国顶级教育资源世袭罔替的一面展露无遗[3]。

不一般的优待

将近一个世纪以来,很多美国大学和学院都会优先录取校友子弟。

该招生惯例起源于20世纪20年代,当时犹太人和天主教申请者大量进入美国顶尖院校。犹太移民家庭的孩子和社会经济背景卑微的天主教徒在录取考试中表现优异,进入顶尖名校,但与此同时盎格鲁-撒克逊白人的名额却大幅缩水。

于是,为了给美国富裕新教家庭的孩子保留大量的名额,一些藤校开始优先录取校友子弟。移民、犹太人、天主教徒、工薪阶层的录取人数减少,从而保护了白人、富裕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压倒性优势[4]。

惯例延续至今,象征教育公平的天平已经在向那些在精英教育资源家庭成长的学生倾斜。前100所美国顶尖大学中(数据来源于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约2/3优先录取校友子弟。这些过时的招生惯例被称为“针对富人的平权运动”、“针对白人的平权运动”。

优先录取校友子弟,会抑制社会流动、固化阶级。简言之,它在加剧不平等。也难怪大多数美国百姓对此不满,而富人却拍手叫好,那是因为富人群体既能监督大学招生过程,又能从中获益。

被优先录取的校友子弟的比例不容小觑。2011年,哈佛大学一名研究人员对全美竞争最激烈的30所高校做了研究,发现校友子弟的录取率高于23%,“主要校友子弟”(primary legacy,父母,而非祖父母或阿姨在这所学校读本科)的录取率竟然高于45%。

去年,哈佛大学被指在招生过程中歧视亚裔,法院对此进行审讯。目前,此案仍在审理当中。但在审判过程中,一些令人咋舌的数据映入眼帘。2010-2015年,哈佛大学的校友子弟录取率高于33%,非校友子弟的是6%。五年间录取的学生中,白人校友子弟的比例超过20%。

各执一词

围绕具有争议的话题,通常都有正反双方依次为自己辩论,优先录取校友子弟这一话题也不例外。

支持者指出,在哈佛大学和美国其他学校,学生群体和校友群体变得越来越多样化。这意味着,校友子弟群体的构成也愈发多样。

哈佛大学一案中,证据显示,2014级的学生中,校友子弟中白人占约80%;2019级中,这一比例下降至60%。

相关阅读:

  1. 教育资源远远不能满足当前
  2. 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
  3. 解决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