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组建 > 万里行 > 文章

什么叫做让人安心的基金经理?

什么叫做让人安心的基金经理?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什么叫做让人安心的基金经理?

 

作为一个始终把风险控制放在第一位的基金投资者,在写了上一期的“激进”成长风格基金之后,我的内心是有很多波澜的,特别是在很多人都纷纷留言表示“OMG,买它买它买它”的时候,我觉得我很有必要给大家讲一期价值投资风格的降降温,顺便让大家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让人安心的基金经理

这个基金经理就是景顺长城的鲍无可

从账面实力来看,鲍无可是景顺长城自行培养的基金经理,2009年12月加入景顺,历任研究员、高级研究员等职务,并于2014年6月其担任基金经理,现任景顺长城股票投资部投资副总监,是景顺长城能源基建和景顺长城沪港深精选的基金经理。

从投资理念来看,鲍无可在基本面选股的原则下,尤其注重股票的安全边际,在他看来,买有安全边际的股票,不让投资者亏钱,是投资的基础;作为自下而上选股的基金经理,他的选股标准一是基本面扎实,二是估值要合理。他还相信复利的力量,宁可赚的少也要尽量控制下行风险,避免基金净值出现大幅回撤,以此实现长期资本增值。

以上综合自网络公开数据和信息,你们看了无感也没事,我对这种其实也不大有感,所以接下去我们来看点有感的。

先上一个他管理时间最长的基金——景顺长城能源基建的收益回撤图: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什么叫做让人安心的基金经理?

 

你们可能还是无感,不过我因为看图略多,所以能一眼看出来这个基金的控制回撤方面做得不错。具体而言,这个基金在鲍无可管理的五年多时期内最大回撤“仅”为-28.11%。我们再来看业绩比对: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什么叫做让人安心的基金经理?

 

这个图是景顺长城能源基建和沪深300指数的同时段对比图,时间跨度依然为鲍无可开始管理这个基金的2014年6月27日至2019年12月31日。从图中大致可以看出沪深300指数在这段时期经历了五个阶段,分别是:

2014年开始到2015年中的大涨行情,2015年中到2016年初的大跌行情,2016年初到2018年初的震荡上行行情,2018年初到2019年初的震荡下跌行情,2019年初到2019年底的震荡上行行情。

对照来看,景顺长城能源基建在指数上涨行情中略略跑输指数,不过也基本可以跟上指数的涨;在指数下跌行情中则是大幅跑赢指数,两厢叠加的效果就是景顺长城能源基建这个基金最终大幅跑赢指数。

这让我不禁想起同样是价值投资的巴菲特,他跑赢指数靠的并不是赚的多,而是跌的少。

在他长长的投资生涯中,标普500指数在1973、1974年,2000年到2002年以及2008年都是下跌的,其中有三年还是大跌,但是巴菲特在这些年份中仅有两年是下跌的,并且跌幅还很小,其他年份甚至还都是小赚,正是通过这种低风险的投资,辅之以足够的时间周期,最终巴菲特获得了几千几万倍的累积收益,这就是复利的力量

话说这年头似乎大家都喜欢看一个叫做盈利概率的,那我们也顺便来看下景顺长城能源基建的盈利概率。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什么叫做让人安心的基金经理?

 

上图展示了鲍无可管理景顺长城能源基建以来,任意时点投资这个基金并持有两年之后的收益率情况。从图中可以看出,任意时点投资景顺长城能源基建并持有两年之后只有较小部分是负收益,最大负收益为-6.85%;

从盈利概率上来看,其获得正收益率的概率为93%,并且如果是在绿色线显示的上证指数3000点以下买入的话,其获得正收益率的概率为100%。

当然了,如图中所示,上证指数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参考指数,灰色线表示的沪深300作为参考指数会更加合适。

同时,作为秉持价值投资的景顺长城能源基建,估值自然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参考因素,我把沪深300的估值概率分位叠加到上图中给大家看看: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什么叫做让人安心的基金经理?

 

从上图中可以非常明显的看到,投资景顺长城能源基建两次进入负收益区的时段都处于沪深300指数估值概率分位比较高的区域,红圈1最高超过80%,红圈2最高超过70%。

这里我可以友情插播一个题外话:以当前不到40%的沪深300指数概率估值分位,买入景顺长城能源基建并持有两年的盈利概率将非常之高。

话说这段时间基金们正好在出四季报,我翻看了鲍无可管理景顺长城能源基建以来的所有季报、半年报和年报,我发现从选股的角度来看,鲍无可并没有特别的行业偏好,大中小盘的股票都曾出现在景顺长城能源基建的重仓股中。

这里正好可以顺便讲下什么叫做价值投资。与很多人认为的价值投资好像一定要去投资价值股不同,价值投资事实上可以更加广义一些: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什么叫做让人安心的基金经理?

 

如上图中所示,只要一个股票当前的价格远低于未来的内在价值,那么这个股票就具有投资价值,这种投资方式就是价值投资,而不用去纠结于这个股票本身是个价值类股票还是成长类股票,需要纠结的反而是那种看似绝对估值很低,但是实际是价值陷阱的股票。

当然了,这个甄别的动作我认为我们非专业的普通投资者就不要去瞎掺和了,交给专业的基金经理纠结就行了。

这里呼应一下之前提到的鲍无可尤其注重股票安全边际的投资理念,具体而言就是:通过价值判断,在估值合理的时候买入具有投资价值的股票,在股票基本面发生变化时将股票卖出。

这个看似很简单的投资理念其实坚持起来并不容易,我这里举两个例子给大家看下。

第一个例子:

2014年年底在系统性上涨之前,鲍无可的景顺长城能源基建买了很多成长股,2015年年初市场疯炒成长股,估值不断创新高,景顺长城能源基建在同类基金中一度排名前3%,在3月份之前甚至进入了前十名,但是在4月中旬之后,景顺长城能源基建的排名一度跌至后四分之一。

这是因为鲍无可在三四月份的时候已经提前将成长股换成了估值便宜的银行股,错过了5月份成长股的继续暴涨,并导致基金净值增长幅度远远落后于市场。不过大家也都知道,5月底之后市场就开始大跌,这时候像银行这种低估值的股票反而成了最好的避风港,当有的基金一个月下挫30%的时候,鲍无可管理的基金月度回撤仅为0.2%。

事后来看这显然是一次成功的风险规避,但在当时那一个多月左右的时间因为提前减仓而错失一些股票之后的大涨并致使基金无法跑赢同类平均业绩时,基金经理也曾遭遇严重的信任危机,毕竟键盘侠们向来不会缺少键盘,由此可见坚持正确投资理念的艰难。

相关阅读:

  1. 刘伯温中特网:2020年官方正版游戏手机app上线啦-诗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写诗?
  2. 人体的正常温度为什么刚好是37℃?
  3. 网络现金棋牌游戏,正在流行的克苏鲁是个什么玩意?
  4. 年轻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哈哈哈哈”?
  5. 为什么中国仍是微软的战略市场?
  6. 社区报到服务方面有什么新举措?
  7. 是什么造就了货币的扩张
  8. 上班和放假为什么感觉不一样长?
  9. 为什么有人到农村收购缝纫机
  10. 合肥为什么能成为“中国声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