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组建 > 支部建设 > 文章

“摩托大军”从“军团”变“散兵”

“摩托大军”从“军团”变“散兵”

从广东中山回到广西藤县这条路,王观旺走了10年。从2010年到2013年,他是浩浩荡荡的“摩托大军”中一员,每年跟着“摩托军团”一路骑回家乡。但近几年有些不一样了。

“从2014年开始,我有时搭乘动车回家,有时自己开车回去。搭动车要2个多小时,开车要4个多小时。方便快捷多了,不用受冷受累了。”来自广西梧州市藤县大黎镇白祝村的王观旺今年选择自己开车回去,带上妻子小孩,后备厢里的年货堆得满满当当。

“以前载着妻子骑摩托车回家,300多公里,跑一趟要十个小时左右,中途要停下来休息好几次。天气寒冷,风又大,吹得脸生疼,一下车手脚都冻僵了。”王观旺回忆道,途中常常遇到下雨天,路上湿滑,转弯的时候摩托车一不小心就会打滑。

王观旺仍记得最惊险的一次情形。路过服务站时,摩托车被一辆面包车剐蹭,刚怀孕的妻子摔倒在地,还好及时送往医院救治,否则后果不堪想象。

春运期间,数以万计外出务工人员会选择骑摩托车返乡过年,他们骑着摩托车,从珠三角地区出发,演绎着一年一度的中国式迁徙。位于广东和广西交界处的梧州东出口春运服务站,是他们必经路段之一。

“摩托大军”从“军团”变“散兵”——农民工返乡路之变

返乡务工人员在骑行中。

“2012年至2014年是‘摩托大军’返乡的巅峰时期,春运期间车流量达到20多万辆,就像候鸟迁徙一样。”梧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指挥中心民警邓国强说。今年是他参加春运服务工作的第20个年头,多年来,他见证着“摩托大军”从“军团”到“散兵”的变化。

“从2015年开始,从广东进入广西境内的摩托车流量逐年递减。今年更加明显,‘摩托大军’数量大大减少。”邓国强说。

在他看来,公共交通的快速发展以及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是造成这种变化的重要原因。

“现在交通网络四通八达,多条连接广东至广西的高速公路开通,加上动车、高铁线路的陆续增加,人们出行方式有了更多选择。”邓国强说,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外出务工人员的工资福利待遇同步提升,也有不少人购置了小汽车并选择自驾车返乡。

“摩托大军”从“军团”变“散兵”——农民工返乡路之变

返乡务工人员载着年货回家去。

2014年底,南广、贵广高铁开通后,公交化开行的高铁列车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目前,途经梧州的南宁至广州高铁每天往返达70多个车次,返乡人员可由广东地区乘坐动车或高铁直达广西区内的南宁、贵港、玉林、百色以及西南地区的昆明、贵阳等城市。同时,梧州市域已有广州至梧州高速公路、广佛肇省际通道等多条连接广东的大通道,极大方便了在广东务工人员自驾车返乡。

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客运部主任麻寒松介绍,2020年春运期间,铁路部门重点加大南广、贵广高铁运力投入,助力在广东务工人员返乡。“两线”共计开行列车达190对,单向运能达16.2万人次。此外,还开行11趟务工人员专列,免费运送7000余名务工人员返乡。

相关阅读:

  1. 出入境接待窗口举行“新春市民办证专场
  2. 产量提升,科学家为“玫瑰白菜”升级
  3. 万家团圆夜,冰雪“守隧”人
  4. 重庆:慢火车上的“致富帮帮团”
  5. 展示“最近24个月还款记录”
  6. 真钱棋牌游戏:2020年官方正版游戏手机app上线啦-ETC改革不容“变相涨价”
  7. 有何魔力被市委书记称为“王牌”?
  8. 把“严”的主基调长期坚持下去
  9. 重庆警察讲他的“开挂”经历
  10. 人大代表建言:上海可再添“极地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