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组建 > 支部建设 > 文章

乡村和农耕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

乡村和农耕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


随着我国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乡村社会的生态文明内涵重新得到重视,重中之重是农业的绿色生产方式及其多功能价值被重新认识,这意味着主流教育需要适时做出调整以适应生态文明建设,将农耕文化作为生态文明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本期专题文章聚焦农耕文化教育的国际经验,以期为我国生态文明教育创新提供参考。

毋庸赘言,乡村和农耕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在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的语境下,“农业”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单纯追求效率的工业化农业,特别是大规模的农商模式,不仅造成了农业投资和农业产品的大量过剩,而且带来食品质量安全问题、大面积水土资源污染和环境破坏。农业的生态化转型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农业不再限于单一的第一产业意涵。早在2007年“生态文明”首次在党的报告中出现以来,深入基层的乡村建设工作者就在推动乡村社会的农业生产、文化、教育的生态可持续转型,在实践和理论上重新认识农业对于城乡社会、生态环境、生命健康、文化教育的多重价值。作为一个农业大国,我国农业教育不仅仅是农林院校的“专利”。无论是乡村学校还是城镇学校的教育工作者,都应该加强对农业以及农业与生态文明的关系的认识。

本专题聚焦的“农耕文化”特指“社会化生态农业”及其派生的社会文化意涵。与20世纪60-70年代环保运动的国际经验相仿,日益追求生活品质的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开始引领绿色消费,客观上推动了农业向着“绿色食物生产”和“生态环境建设”转型,社区支持农业(CSA)方兴未艾。在实践中,农耕相关的“可持续文化转向”蕴含了丰富的教育内容,如观光休闲农业、都市农耕、乡土游学、食物教育、农耕教育、自然教育、乡土文创等借鉴可持续发展理念的经济、生态、社会和文化四个维度,社会化生态农业也可以大致分为四个方面:小规模生态农业生产和流通的经济可持续;自然资源和农业过程的生态可持续;城乡和谐关系和食物体系的可持续(社会维度);农业自然多样性与文化多样性耦合形成的乡土文化传统与创新,以及社会化参与过程中呈现的农业多功能性(统称文化维度)。在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17项目标中,“农业与食物”的可持续转变具有中心地位,直接关系到消除饥饿和贫困、社会平等、自然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可持续的生产和消费方式、应对气候变化等重大议题。

同样具有基础性地位的农耕和教育的结合蕴含了丰富的可能性。农耕教育的国际经验不仅值得教育工作者参考,也有利于弥补教育国际视野的认知盲点。在去年的专题文章(详见本刊2018年第17期)中,笔者梳理了以农耕为载体的生态素养教育的若干特征,包括:农耕知识作为生态常识的重要组成部分;农耕教育中系统思维的应用;农园教育(以及食物体系教育)为学校教育的可持续转型提供契机;农耕教育为大学通识/文理教育提供了现实语境。2019年专题“农耕文化”系列精选的五篇文章,不仅充分体现了上述几个方面的教育学含义,而且每篇代表了在相应领域的最佳实践,具有相当的理论高度和实践意义。接下来本文简要介绍每篇文章的背景和主旨,希望它们有助于勾勒农耕文化的生态内涵。

第一篇文章的作者迪拉夫鲁兹·R·威廉姆斯(Dilafruz R. Williams)是波特兰州立大学教育学院“可持续教育领导力”(leadership for sustainability education)领域的资深教授,这个项目汇集了北美可持续教育的最佳实践经验,而威廉姆斯对农园教育的研究更是一大特色。作者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就参与生态教育特色学校的创建工作,这所学校以整全的生态/可持续课程、学校农园与自然教育相结合、基于社区/服务式教育等为特色(详见该校简介),突破了以往“环境教育”修修补补的做法。作者认识到,环境教育预设的“科学”解决方法实际是造成生态危机的工业化思维的延续。借用印度生态哲学家范达娜·席娃(Vandana Shiva)的话,威廉姆斯批判西方资本主义体系及其派生的进步观念和消费主义是生态危机的根源,“直到砍伐了最后一棵树,捕捉了最后一条鱼,污染了最后一条河,我们才发现不能把钱当饭吃”。尽管脱离不了美国主流的教育体系,但是威廉姆斯多年来倡导的农园教育还是融合了各种生态思想和理论。

威廉姆斯的文章系统地总结了农园教育的生态内涵的五个方面,正好对应作者所批评的现代化/工业化教育思维的五个方面(详见正文)。这个理论框架也成为作者后来出版的农园生态教育专著的基础,凸显了社会—生态(social-ecological)系统耦合的视角。一方面,以原住民文化为代表的农耕传统为重建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和可持续生活提供了智慧。另一方面,在当今生态环境严重破坏的情况下,一方水土的生态修复和文化再生迫在眉睫,这为生态教育提供了在地化的语境和契机,教育本身也成为社会—生态系统修复过程的一部分,这使得教育获得了新的意义。值得指出的是,在作者看来,“活土”(living soil)不仅是事实上的微生物环境共同体,也是生灵万物共同体的最佳比喻,从而也成为人类敬畏之心和可持续责任的基石,这一点与中国传统文化中“厚德载物”的思想有相通之处。

相关阅读:

  1. 为人工智能带来怎样的机遇和挑战
  2. “成事”和“成功”仅一字之差
  3. 人居环境整治暨美丽乡村建设
  4. 收集与馈赠对抗食物浪费和饥饿
  5. 机场跑道上的灯和指示牌
  6. 67万美元和16千克金条蹊跷被盗
  7. 奋斗新时代——共和国发展成就巡礼
  8. 招生公司没有教育资质和办学许可
  9. 微信“一物一码”和“超级浮窗”
  10. 将打造1万公里美丽乡村示范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