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理论 > 学习体会 > 文章

为铁路钢轨做“B超”的女“医生”

为铁路钢轨做“B超”的女“医生”

“古竹站两端无来车,允许2号上道作业。”对讲机传来古竹站1号驻站防护员指令。

“2号明白。”现场防护员向美丽接到最新的来车信息,拿着对讲机回复。

1月20日,大寒。7时30分,在焦柳铁路古竹站,一群身穿黄色工作服的身影,正在线路上忙碌着。她们怀抱仪器,手提黄油桶,为钢轨焊缝接头除锈、涂油、做“B超”(用探伤仪探测),检查钢轨伤损情况。她们就是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柳州工务段探伤班的女“医生”。

「新春走基层」为铁路钢轨做“B超”的女“医生”

柳州工务段探伤班职工对钢轨轨面进行探伤(谭江 摄)

柳州工务段探伤班成立于2013年7月,共有10名职工,平均年龄26岁,大部分都是“90后”,担负着湘桂北线、焦柳线、黔桂线、衡柳线等310公里线路的钢轨焊缝探伤工作。

「新春走基层」为铁路钢轨做“B超”的女“医生”

柳州工务段探伤班职工对钢轨轨面进行润滑(冉旭 摄)

戴着橡胶手套的葛曦一马当先,她弯腰蹲下,在轨面、轨腰及轨底涂抹探伤专用油。“每个钢轨接头要涂抹3个位置,涂完还要检查,发现未涂抹均匀的,就得再涂一次,确保仪器探测更为准确。”葛曦说。

「新春走基层」为铁路钢轨做“B超”的女“医生”

柳州工务段探伤班职工对钢轨焊缝接头进行涂油(冉旭 摄)

班长邬洁紧随其后,她左手扶着探伤仪,右手拿着探头在焊缝处慢慢移动,眼睛紧紧地盯着仪器屏幕上显示的波纹曲线。每到一处钢轨焊缝接头,她便在轨头、轨腰、轨脚等关键部位来回探测。一旁的路肩上,职工黄璐琪全神贯注,仔细记录探伤数据及里程。

「新春走基层」为铁路钢轨做“B超”的女“医生”

图为柳州工务段探伤班职工记录探伤数据(谭江 摄)

“判别钢轨损伤程度,得靠过硬的业务技术。一般来说,钢轨焊缝裂纹超过3毫米属于‘重伤’,1毫米至2毫米属于‘轻伤’,也就几根头发般粗。如果损伤探测不出来,焊缝可能被拉开,危及到铁路行车安全。”邬洁介绍。

「新春走基层」为铁路钢轨做“B超”的女“医生”

柳州工务段探伤班职工对钢轨轨面进行探伤(冉旭 摄)

“春运期间,加开列车比较多,钢轨接头容易损坏,我们检查得更加认真细致,每一个钢轨焊缝接头都必须探测轨头、轨腰、轨脚等处,探测完一个接头需要花费6分钟,蹲下去6分钟站起来腰酸腿麻,我们都习惯了。”邬洁站起来后,不禁甩甩腿说。

相关阅读:

  1. 浙江数字经济为高质量发展注入新动能
  2. 为了科学合理配置教师资源
  3. 徐钊提名为广西县级市市长
  4. 静态的知识转变为强大的战斗力
  5. 都应该以坚守书店的核心价值为前提
  6. 创新理论作为思想武装重中之重
  7. 新网游戏:2020年官方正版游戏手机app上线啦-为什么营养学的结论经常自相矛盾?
  8. 会成为教育均质化的导火索吗?
  9. 借助讲座为老朋友们送祝愿
  10. 传承创新中为乡村振兴“铸魂”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