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理论 > 今日文摘 > 文章

我们要向德国职教学习什么?

我们要向德国职教学习什么?


  中国现有2.8亿多农民工,是许多产业的主力军,但“用工荒”却仍在某些行业真实发生。“用工荒”确切地说是“技工荒”——1998年到2017年20年间,我国的高职学校猛增上千所,招生近350万人,然而,2017年我国的产业工人队伍中高级技工占比仅为5%,与发达国家40%以上的数据相差甚远。
  为什么我们的职业教育,没能像发达国家那样培养出足够数量的技术工人?发达国家的职业教育又是如何开展的?我们能够从他们的经验中学习借鉴什么?
  带着这些疑惑,记者采访了同济大学职业技术教育学院副教授李俊和上海电机学院中德智能制造学院副书记、副院长苏庆刚。






  开学季,位于浦东临港的上海电机学院迎来了新生。电机学院中德智能制造学院副书记、副院长苏庆刚告诉记者,今年是中德学院成立的第四年。
  说起中德合作办学的由来,苏庆刚表示这与当地政府和企业的实际需要是分不开的。根据规划,目前临港正逐步形成较为完善的智能制造产业链,上个月最新公布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中更是明确临港要将“建设具有国际市场竞争力的开放型产业体系”放在更加突出和重要的位置。在临港争创国际智能制造中心的同时,为临港培养具有国际视野、适应智能制造领域国际化竞争的优秀现场工程师,成为了电机学院的一大使命。
  苏庆刚告诉记者,学院在借鉴德国应用技术大学模式的基础上融合电机学院办学理念,双方学分互认。“选择德国,一是因为学院十几年前就和德国院校展开了专业合作,二是因为德国踏实严谨的职业教育的理念和方法,适合电机学院的实际;此外,德国也是世界闻名的制造业大国,我们在智能制造应用型人才的培养思路上是一致的。”
  据介绍,中德智能制造学院开设了“2+2” 合作办学项目,引进凯撒斯劳腾应用技术大学人才培养体系和教学模块,与德国双学位培养学生。学生每年从一年级新生中通过遴选招录,在狠抓专业课的同时,增设德语强化课程;当学生通过B2考试后,从三年级起可选择到凯撒斯劳腾应用技术大学和不来梅应用技术大学对口专业学习,也可在国内继续学习完成学业。
  德国职业教育中最为人称道的是“双元制”的模式,苏庆刚介绍,电机学院积极打造校企合作的智能制造师生科研团队,加深学校与企业的交流合作的同时,“双元制”变身“多元制”,政府也加入其中,“我们的学生在临港的企业实习时,不仅能获得企业支付的报酬,还能享受到临港政府的人才补贴。培养过程中,企业也是全程参与,我们会从相关跨国企业中聘请工程技术负责人为中德学院开设课程,这样,学生的知识结构、动手能力以及眼界都能更加契合企业生产实际需要”。
  同济大学职业技术教育学院副教授李俊认为:“纵观全球的职业教育模式,英国的职业教育到现在来看,可以说还是面临许多问题和挑战,由于本岛的制造型企业不够多,高技能的英国工人数量远不如德国,国内也没有行业企业一同参与的氛围;日本的职业教育则过多地依赖于国内的大企业,企业的整体水平对课程建设、人才培养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而美国与德国的职业教育更是走向两个极端,在德国,工人阶级强调维护工匠对于生产过程本身的控制借此来维护自己的福利,而美国现代企业推行福特制(流水线生产模式),工业管理者从19世纪就开始坚定地执行去技能化的改革,所以美国工人维护自己的利益变成了直接通过工会保障就业和工资水平,但没有注重技术工人对生产过程的控制,当中国制造业崛起后,对于美国的冲击力不言自明。”

相关阅读:

  1. 为何曾经我们以学习为乐
  2. 澳门现金网:总书记的回信凝聚力量,我们都是收信人
  3. 我们先厘清这个假学习是什么
  4. 保护文化遗产守护我们的精神家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