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理论 > 今日文摘 > 文章

如何用生活的原料烹调“文学大餐”

如何用生活的原料烹调“文学大餐”


8月16日,西蒙·富迪、马特·基林与中国作家路内、王占黑走进作家书店,以“战争叙事与日常生活”为题展开对谈,与读者分享日常生活与写作的关系,以及如何在战争背景下写出人的真实的生存状态。
 
战争叙事下的日常生活轨迹
 
西蒙·富迪撰写过20多部军事史书,包括《诺曼底战场:D日和桥头堡》(20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一部视觉百科全书》(2002年)和《向莱茵河进军:1944-1945解放法国和低地国家》(2015年)。他对出版事业和军事主题的兴趣源自他已故的父亲乔治·富迪(George Forty)。
 
而马特·基林已出版处女作《孤儿怪物间谍》,其续集《恶魔宠儿间谍》也将于2020年1月问世。马特·基林谈到自己在听“战争有声书”、整理战争资料时发现,对写作受益最深的其实是一些生活细节,比如一个人该怎样面对战争,一名战士能够去做和不能去做的事情,人们面对战争会有怎样的反应?
 
8月16日,西蒙·富迪、马特·基林与中国作家路内、王占黑走进作家书店,以“战争叙事与日常生活”为题展开对谈,与读者分享日常生活与写作的关系,以及如何在战争背景下写出人的真实
 
战争叙事是属于男性的叙事,女性作为“他者”在战争场域中的角色是缺失的。但有一些被历史忽视的细节其实也很重要,比如女性的军服不合身,情急时就可能掉下来,或者因为鞋子大了3个尺码,踩在泥里拔不出来……这些不被人注意到的细枝末节,反而会使故事更加具有感染力,也更强大。
 
王占黑认为,也许我们不应该把战争和日常生活分开来看。战争是突然闯入生活的悲剧,而日常生活永远是战争故事的底色,两者永远没办法撕扯清楚。
 
“ ‘战时’是说,战争不是一天产生,也不是一天结束的,战争是一段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生活从未停止。就像张爱玲的《倾城之恋》,即便战争来临后,人们还是要谈恋爱、看报纸、坐公交车,还是要想如何立身处世,如何获取利益。”王占黑说,“战争底下仍有一个基本的轨道在运行,只是一些细小的变化进入这个轨道,使得人的精神上发生了某种变化,和到不得已的时候他的生活上发生变化,比如买不起东西或者没有办法和远方亲戚取得联系。”
 
路内向现场读者讲述了古今中外战争叙事在文学地位上的变化。他总结,所有战争叙事可以大体分为两类:宣扬战争英雄、讲述平民苦难。前者在欧洲冷兵器时代的文学中极为盛行,后现代主义思潮出现后又逐渐退去,战争英雄叙事经历了从“备受读者追捧”到“离开文学舞台”的变化。

相关阅读:

  1. 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亮“
  2. 构筑涵盖3大体系的生态闭环
  3. 召开教育民生工程工作推进会
  4. 健康肩负历史重任的当代大学生
  5. 追忆伟大的物理学家黄昆先生
  6. 住校生比走读生学习成绩好
  7. 理想信念是人生的第一颗扣子
  8. 新巨头如何扭转业绩疲软现状?
  9. 2020天津选调生公基政治知识
  10. 人们的夜间生活有了全新的“打开方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