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群众 > 真情关爱 > 文章

关爱留守儿童的时代难题

关爱留守儿童的时代难题


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心理关爱新模式的提出

改革开放以来,劳动力从农村向城市大规模流动,产生了大批农村留守儿童[1]。2013年,全国妇联在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6102.55万人;2016年,由于定义标准的改变,民政部发布全国农村留守儿童的数量为902万[2]。诸多留守儿童的问题也日益凸显:“有些孩子开始对世界怀有深深的敌意,留守儿童犯罪率一度占未成年人犯罪的70%,且有逐年上升的趋势”(2012)[3];“学习成绩下降、厌学、逃学甚至辍学现象时有发生”、“性格孤僻、脆弱、道德真空” [4]等等。2015年《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调查结果显示:“留守儿童往往有严重的自卑感,但又有明显的自我中心倾向,大多数儿童对父母充满怨恨,盲目反抗。父母如果不能保证每3个月与孩子见面一次,孩子的烦乱度会陡然提升,对生存现状产生焦虑,情绪容易出现躯体化、恐怖、敌对、偏执、强迫、人际关系敏感等问题”。同时,也发生了一系列触目惊心的社会性事件。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留守儿童的心理,纷纷从不同的角度进行研究。

 

惠迪吉“爱的共振腔”团辅活动现场

笔者经过文献查阅,发现在对农村留守儿童心理方面的研究存在以下局限:

1、对根本解决农村留守儿童问题并未提出具有一针见血和可直接效仿的措施和方案,学术成果中结合具体的实地研究还不是太多,对于实务经验的反思和总结也不够深入,并未有效形成可复制和推广的经验。

2、现有的研究大多抽取某一个地区或某一个年龄段的留守儿童作为研究对象,研究留守儿童关注的往往是地区规模,对全国规模关注很少,跨区域、跨文化、跨种族、跨越更长年龄段的留守儿童心理研究还需要加强。

3、缺乏质性研究,定性研究的深度有待于加强。在研究对象上,将留守儿童作为整体的量化研究较多,而对能更有利于了解心理活动的质性研究较少。留守儿童固然有其特定的群体特征,但他们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他们的心理并不完全是一个个断面,也不应完全由一个个心理学量表进行测量评定。

 

惠迪吉“爱的共振腔”团辅活动现场

留守儿童问题的产生,大多是由于父母远离,导致孩子缺乏父母的关爱,同时由于社会大环境的原因,孩子缺乏与社会、学校、家庭有效的情感交流而引发的。为此,上海惠迪吉公益人心理关爱中心[5](以下简称惠迪吉)机构提出了农村留守儿童心理关爱的全新模式——关爱留守儿童“爱的共振腔”建设。自2014年7月以来,四年时间里惠迪吉志愿者们前往陕西三原、江苏邳州、广西龙州、山西兴县、宁夏隆德等12个省市34所学校开展“爱的共振腔”建设,在全国范围内的不同地区、对不同年龄段的农村留守儿童进行心理关爱。直接关爱留守儿童7837人,服务时间逾38100个小时。惠迪吉进行了大量的实践探索,收到了显著的效果。这一全新的模式超越了以往研究的局限,从整体入手,以期在根本上解决“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

笔者期待把这一模式呈现出来,并探讨其可以在全国全范围内复制和推广的可能性与可行性,真正祝福留守儿童孩子、家长们以及在这腔体里的每一个人,甚至这片土地。

 

相关阅读:

  1. 上饶县开展“送教上门”关爱活动
  2. “德育导师制” 给学生更多关爱
  3. 葡京娱乐城:神秘大礼日存送百分百 省建设建材工会“送关爱惠职工”
  4. 盱眙县都梁志愿者关爱行动暖人心
  5. 黄舣镇开展关爱未成年人活动
  6. 如何把员工关爱融入日常
  7. 市总工会开展关爱劳模活动
  8. 关爱协会与百万漆工“并肩作战”
  9. 关爱好人基金7年共筹585.74万元
  10. 澳门金沙娱乐场:关爱残疾人老年人 共享信息时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