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群众 > 工作视窗 > 文章

被电信诈骗者攫取了半生积蓄,覆水难收

被电信诈骗者攫取了半生积蓄,覆水难收

小说《空巢》里,一个退休教师在面对丈夫离世、子女疏离之后,被电信诈骗者攫取了半生积蓄,覆水难收。

这样的故事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2018年,全国共立电信网络诈骗案件72.6万起,同比上升37.2%,造成群众损失163亿元,同比上升39.1%。

“台湾诈骗团伙一年收入以百亿为单位,东南亚团伙杀猪盘一天能骗走一个亿。”深圳市反诈中心民警朱启亮这样描述诈骗形势。

拥有全国首条反诈热线(0755-81234567),一天拨出千余通电话,深圳市反诈中心去年通过热线劝阻拦截,让6.4万名深圳市民免于被骗,挽回损失近4.3亿元。

比起庞大的损失金额,挽回的部分看上去微不足道,但主动拨出的一个个劝阻电话编织成了一张密集的神经网,时刻感知着电信网络诈骗的态势。

反诈热线的日与夜

深圳市反诈中心位于深圳公安局刑事侦查局大楼内。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彭玮 图

突如其来的冻结

在一家快餐店,洁茹跟男友林俊合点了35元的套餐,没能吃完。食欲不振的她睡眠也很困难,三更半夜会突然心跳加速,脑中似有江河翻来覆去。

聊起那件事,洁茹两只手交叉在一起,右手食指不自觉地纠缠另只手。

8月22日11点04分,她接起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当地社保局的,说她涉嫌骗保,若不配合会陆续冻结她的银行卡。

洁茹将信将疑,对方随即报出了她的身份证号和一张银行卡的卡号,说这张卡已经被冻结,不信可以转账试试。她试着转了一块钱,“转账失败”四个字如晴天霹雳。

“封存你的账号会影响你的生活吗?”

“当然!”洁茹已经火急火燎。她和男友几年前远离家乡到城里工作,偏巧那天男友去了外地出差,“我那天身上只有100元现金,如果银行卡全冻了怎么生活?”

对方一副热心的样子,“你确实没参与骗保吗?那我们快点处理好,帮你转接公安机关吧。”

与此同时,一个显示“110”的电话呼入,洁茹一惊,心想真的引起了公安的注意。电话那头说有公安的电话呼入就不用重复接了,她已经在转接。并且让洁茹在电话上按下了一连串数字,按完的半秒里,“呼叫转移设置成功”的字样迅速略过,然后消失。

洁茹就此错过了自救。接通“公安”的内线之后,“警官”订了规则:为了加速办案,建议她添加警方的QQ后进行语音通话,对话全程录音,保持周围安静,禁止挂断。洁茹随后推掉了当天所有的会议和工作。

对方的QQ头像和背景都是警徽,也发了“警官证”给她,她一直戴着耳机听对方指挥,“像扯线木偶”——因为目前的手机号和银行卡号“不安全,可能随时被封存”,对方让她去银行办理了一张新的银行卡,去营业厅办了新电话卡,买了新手机。

期间,她给男友林俊发了微信,说今天碰到些事情在忙,说自己能处理好。林俊跟客户谈业务,也没太留意。

一旦走到人声嘈杂的地方,“警官”就会严厉呵斥她。最后洁茹听从“警官”的建议回了空荡荡的家,让她打开一个显示“链接不安全”的网页,她事后回忆,“平时好多网站都显示不安全,根本没当回事。”没有任何怀疑,洁茹在网页上输入了新的银行卡号、密码和验证码。“警官”还“善意”提醒她,有骗子以她的名义在某几个贷款平台上注册了账号,让她尽快去把款项提取出来存入安全账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一一照做了。

这个电话持续了八个小时,期间她没有吃饭、没有上厕所,始终戴着耳机保持通话。直到对方挂了电话,她精疲力尽、跌跌撞撞地走进洗手间,“以为钱总算安全了。”

一条来自当地公安局反诈骗中心的提醒短信埋在许多垃圾短信中间,等她看到时,一切都太迟了。她存入“安全账户”的14万存款和当天借的11万高利贷全部被骗了。

反诈热线的日与夜

一条已经发出的反诈提醒短信。

“你以为月光族就能幸免于诈骗吗?”林俊说,自从女友受骗后,他在网上跟好多受骗的事主聊,他们无一例外地提到,诈骗分子对人深度洗脑后,往往会把人“吃干榨净”,存款用完找人借款,借款用完开户贷款。

在短短几个月里,林俊加入的受骗事主抱团群从十几人增加到四五十人,案发金额超1100万。有人刚毕业就被骗走几十万,背上债务,被男友拉黑,不敢告诉家人。还有人工作三年,本来有升职机会,高利贷催债公司找去了他的公司,他很快被老板解雇了,老板无奈告知他,“谁也不想惹祸上身。”更多人就此消沉。

林俊内心矛盾,群友们争相“比惨”竟然让他内心有一丝安慰,似乎“我们还不是最惨的”。

反诈骗热线

洁茹过去一直都是乖乖女,成长环境比较单纯,也从不带恶意去揣度人。在事发之后总是莫名地心悸、失眠;害怕回想被心理控制的过程;看到信用卡提额的短信,都会担心钱随时被人转走。她像是一只惊弓之鸟,变得没办法相信任何事、任何人,丧失安全感。

深圳反诈民警朱启亮见识过太多类似的案例,他知道一次受骗带给人的打击可能是毁灭性的。

他所在的深圳市公安局于2013年开通了全国首条反诈骗专线电话。每年深圳电信网络诈骗都有20%-30%的增幅,在深圳这个“诈骗手段博物馆”里,不止有占大头的冒充公检法诈骗、还有新近崛起的“杀猪盘”(交友诱导投资、博彩,多以单身女性为目标)、消费诈骗等,新花样层出不穷。

2017年,这条7天X24小时深圳反诈热线的团队扩容,成立了主动干预型的电阻团队,目前有9人。此前,这条专线只接听“110”转来的诈骗警情。

“你好,这里是深圳市反诈骗中心,看你有接到诈骗电话……别被骗了。”

电话旋即被对方挂断。第一个电话能接通已算幸运,电话劝阻(以下简称:电阻)团队平均要打五个以上电话,事主才会接。有四成电话被拒接,若用内线黑色电话拨打外地电话,拒接的比例更高。

反诈热线的日与夜

反诈中心的接线组和电阻组

王玉莹早就习惯了,作为电阻团队的班长,她遇到过对方谩骂,也遇到过别人让她自证不是骗子,是“真警察”,更遇到过有人接电话时淡定自若说没受骗,事后打报警电话投诉他们劝阻不力。

每位电阻员桌上都有一部红色的专线电话,他们每天接收公安部刑侦局钱盾反诈预警系统等“反诈神器”的上千条可疑号码预警,借此拨出1000余个劝阻电话,电话机上的重拨键、免提键和数字键的印迹已被磨掉,全部变成了空白键。

反诈热线的日与夜

桌上的黑机是电阻员用的市内反诈专线,红机则用于拨打深圳市外的电话。

反诈热线的日与夜

深圳反诈中心的技术合作或入驻企业

在诈骗案高发期,30余部电脑实时监测,30余台电话同时工作,每天1500多个呼入电话,拨出1900个劝阻电话。

“我一坐上那个位置,基本上电话不离手,都是两边开打。”前电阻员罗丽媛回忆。

“有天两个眼睛一直看着电脑屏幕,最后眼泪不是哭出来的,是自己流下的。”做过电阻员的张永宏手背向外比了一个Y,放在两个眼睛下面,代表两行泪。

最多时团队里有19位电阻员,劝阻时间最长两个月。反诈热线团队扩容又收缩,年轻人来了又走,“压力太大了,待遇又不高,有时候开玩笑说,失业去搞诈骗吧,能赚好多钱。”朱启亮调侃道。

配合反诈专线一起运作的有资金处置组、通讯处置组等。当接警组接到群众拨打的举报热线后,根据内容分到各组处置,如通讯处置组对涉诈的电话号码、微信号、QQ号、网站等封停、阻断,资金处置组联动银行等对受害人转出去的资金紧急止付。随后线索转入侦查组,民警顺着线索追查下去。

反诈热线的日与夜

反诈骗热线的工作导图

这种关停和冻结会否存在误伤呢?有自媒体曾发布文章称,事主并未遭受诈骗,手机却被公安停机处理。朱启亮分析,这种情况发生,应该是预警到了事主与诈骗分子通话时间很长,可能是反诈人员将诈骗分子的电话错填成了事主电话。

“宁愿误伤和错冻,也不要让老百姓蒙受经济损失。”朱启亮表示。

蛛丝马迹

容易困顿的8月午后,电阻员陈小妹盯着电脑屏幕,弹出一条预警,她眉头紧蹙,完全没留意到一旁的迷你加湿器早已没水了。

预警显示这位事主与被市民举报多次的诈骗分子通话时间较长,预警标注为紧急,她反复拨打事主电话,对方的手机彩铃声播了一遍又一遍。

这是反诈热线电阻员的日常,除了等待,便是研判。

相关阅读:

  1. 澳门新葡京官网:官方唯一授权指定网站 小伙子的工作是每天被100人轮流骂
  2. 一驴友偷闯封闭区被7次逮住
  3. 三门峡一矿区山体被喷绿进展
  4. 威尼斯人娱乐城:华为某员工吐槽被裁了,300万房贷怎么办呢?
  5. 格斗“玫瑰”张伟丽:女性不该被定义
  6. 共享单车一年后被按日计费索赔2.5万
  7. 你赚得的钱就会被无情贬值
  8. 被监管部门要求暂停通道业务
  9. 乔家大院被摘牌 退出机制走向常态化
  10. 操盘方似乎永远处于被动的一种状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