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群众 > 工作视窗 > 文章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城:缴高额入职费?揭示招聘骗局背后的套路



9月12日的法治在线我们来关注“招聘骗局”。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网上找工作,网上也有不少平台可以供招聘单位免费发布招聘信息。但是,如不擦亮眼睛仔细甄别,一不小心就会掉入求职陷阱。2019年8月6日,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招聘诈骗的案件。
 
成立公司 雇人用化名发虚假信息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的这起诈骗案,包括刘远鹏、王龙振等13名被告人。
 
检察机关指控,刘远鹏、王龙振共同成立了一家影视文化传媒公司,
 
并雇佣了李文新等8名被告人为公司员工,使用化名在58同城、智联招聘等网站发布虚假招聘信息,吸引求职者前来应聘。
 
当这些求职者到公司面试时,也就一步一步掉入了一个就业诈骗的陷阱。
 
公诉人宣读被害人陈某的陈述:2018年6月16日,我在58同城认识了一个姓石的女人。对方对方通过微信跟我说,有一份平面设计的工作,我挺感兴趣。于是就在6月19日去了数码银座大厦,去面试入职。
 
据被害人陈女士讲述,她按照时间地点到了涉案公司应聘,应聘的岗位是平面设计。但是,却被工作人员告知,要先去影视基地做一段时间的群众演员后,才可以回到公司从事平面设计的工作。而且,还要提前上交一笔费用。
 
公诉人宣读被害人陈某的陈述:当时说要交食宿费用2400元,第二个月会返还给我,还让我签保密协议,交保密费9000元然后说也会还给我。
 
陈女士通过面试后,与公司签了合同,并且上交了2400元食宿费,和9000元所谓保密费。之后,她按照公司的要求与另一位工作人员对接,没想到的是,还要继续交钱。
 
公诉人宣读被害人陈某的陈述:我见了一个叫张沐歌的女性,她让我交1000元的机密管理费,还有服装费道具费一共1720元。因为我钱不够,张沐歌就让我从网贷平台里来分期贷款。因一时额度不够,还带我住在一个宾馆。住了两天在我住店的同时张沐歌又带我去了一个手机店,进行花呗套现。
 
机密管理费、服装道具费,通过套现,被害人陈女士上交了所有的款项。紧接着,她被带到了位于北京市通州区的一个地方。
 
公诉人宣读被害人陈某的陈述:等我上交完所有的款项,张沐歌就带我去草寺人家员工宿舍,在去的过程中,张沐歌劝我给领导送礼。于是就在一个超市买了10多条烟,一共是5620元。
 
 
据被害人陈女士讲述,为了得到工作,她按照工作人员的提点,买了五千多元的烟送给领导。在宿舍住了几天后,终于,陈女士被通知可以去影视基地工作了。
 
公诉人宣读被害人陈某的陈述:之后一直在魏主任那工作。做了四天群众演员,一直到了2018年的7月19日。合同上说19日发工资,但是当天没有人给我发工资,孙主任也联系不上,另外一个张沐歌也联系不上。
巧立名目收费 骗取被害人近两万元
 
面试时上交了2400元的食宿费,9000元的保密费,以及通过手机套现交给被告人穆乾军,也就是陈女士口中的张沐歌1000元的机密管理费和1720元的服装道具费,还有给领导送礼的花费5620元,被害人陈女士一共支付了将近两万块钱的各项费用。
 
但是,在合同规定的发薪日,却没有收到工资,当时工作人员承诺返还的食宿费和保密费也没有收到,就连当初和她联系的工作人员也联系不上了。陈女士意识到被骗了,立刻报了警。除了陈女士以外,掉入这一求职陷阱的被害人还有很多。
 
公诉人宣读被害人牛某的陈述:在2018年7月4日,一个叫自称是北京仲夏英年文化公司(音)的人,说是看到了我的简历,给我提供了一个后期的工作并且介绍了一些底薪待遇。是底薪4500加1000,转正后底薪是6000到8000以及1000元的全勤奖。
 
根据被害人牛先生的讲述,他在面试成功后,也被告知需要先到影视基地做一段时间群众演员,并且,他也上交了食宿费。
 
公诉人宣读被害人牛某的陈述:对方面试完是要收取食宿费用2400元。我是通过微信给对方转了2400,之后孙主任和有一个叫刘畅的女孩,开车带我去了通州一个叫草寺人家的地方。二层一个宿舍,里面有20多个人,我在这呆了5天。后来那个外号叫猴子的人,给了我一个叫魏主任的电话,魏主任说目前剧组也没有活,我就回来了,觉得不对劲就报警了。
 
应聘者为何都被安排当群演
 
涉案公司在发布的招聘信息上编造出多种岗位,但是不管你求职哪个岗位,都会被安排去做群众演员,就像被害人陈女士一样,明明应聘平面设计岗位,却被要求必须先做群演。这是为什么呢?原来,这本身就是一个套儿。
 
 
网购营业执照 成立公司来诈骗
 
公诉机关指控,2018年4月,被告人刘远鹏和王龙振,通过购买营业执照,成立了一家影视文化传媒公司,这家公司正是他们用来诈骗的工具。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刘远鹏的供述:首先向法庭出示的是被告人刘远鹏于2018年10月25日所做的供述一份。公司的营业执照,是我从网络上搜的,然后加了微信给了钱。他把执照给我递过来,花了4000元。这人和公司地址都和我没关系,刚开始是用我的名字当法人,我是从今年4月份,开始从事这种事的,公司的负责人,是我和王龙振。
 
打着“招聘演员”旗号 个网站发布信息
 
公司成立后,被告人刘远鹏和王龙振打着“招聘演员”的旗号,开始在58同城、智联招聘等网站上发布招聘信息。两人也有分工,刘远鹏负责招聘员工扩充公司的规模,王龙振负责招聘想当演员的求职者。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刘远鹏的供述:我负责招聘本公司的文员,王龙振负责面试,就是跟公司招来的演员面试。
 
公司的这些员工也是本案中的李文新、刘双等另外7名被告人。他们到公司入职后,由刘远鹏和王龙振分别管理。但是他们负责的主要工作都一样,就是为公司招所谓的演员。
 
他们就是打电话,给想找工作的人,然后让他们去左家庄的豪成大厦地点面试。每个人的底薪是3000元,根据成单量,有5%到10%的提成。平均每个月大概拿5000元左右,收入好的时候大概有10000多元。我们是在网站上招聘,从事影视相关工作的人,跟他们打电话,号称能够帮他们安排电影工作。
 
据被告人刘远鹏供述,当寻找工作的人上门后,他们会与对方谈好工作的形式并签订合同。
 
但是,与其他正规招聘不同的是,这家公司要先收取一定的费用。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刘远鹏的供述:面试的时候就告诉他们要交食宿费用2400元,就会安排他们去各种影视城,去当群众演员,公司在招聘时,是有话术单,这个是我从网上搜来以后,复制粘贴一下发给大家的,合同的内容是我从网上找了,修改了一下。大概内容就是第一个月试用,试用期工资4500。干满一个月,转正以后给每个月5000,试用期是要先交2400元。
 
一旦面试钱骗到手 立刻瓜分
 
虽然要先交2400元,但是,公司员工会告诉求职的被害人,这2400元是会返还的。但是,几名被告人的供述表示,当他们收到求职者的2400元食宿费后,几个人就把钱分了,而求职者是否能接到演员的工作,是否可以拿到工资,他们就不管了。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刘远鹏的供述:我们就是利用求职者需求,把他们骗过来,骗他们2400元的食宿费。合同里承诺的实习和转正工资并不能实现,我们公司不会给这笔钱,就是为了吸引他们来签合同,交2400元。面试的钱是交给王龙振,然后我是拿取这些钱的35%,王龙振占15%,员工占15%。面试主要是要由王龙振来负责。
 
谁手下招到人 谁拿走超一半提成 
 
另一名公司的负责人王龙振手下也有几名负责招聘的业务员,如果是他们招来的人,在分钱时王龙振就会拿到总金额的55%。分完钱后,求职者就被送到住宿的地点。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王龙振的供述:当时我们是把人介绍给了李永强,现在我知道他叫做陈广平。那会儿他们也是群演的头,我们招完人就给他,他给人安排都是群众演员。
 
被告人陈广平,化名李永强,与被告人杨晨等一起在北京市通州区草寺人家开设了安置地点,来接收被告人刘王二人公司送去的求职者。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陈广平的供述:我们在通州草四人家,二层开院子骗学员的钱。开院子和学员就是我们圈里的行话,主要是租一个地方,把一些群众演员集中在这里,然后每天去拍戏,给人家钱,学员就是公司过来招聘的人。开院子就是以各种名义,让人家挣钱,然后进入就给学员发钱。
 
租来十几间公寓当安置点 用来安置招聘者
 
据被告人陈广平供述,他们在北京市通州区租了十几间公寓,用来安置招来的学员。他们不但不想给学员发钱,甚至还要再次向他们收钱。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崔静的供述:58同城,还有智联招聘网站上的招聘信息是我发布的,收完吃住费以后,我们就把这些人发到所谓的院子里,也就是刘二还是李永强开的。院子再向这些人收管理费和服装费约900元,有些人受不了这些工作,因为基本上都是演尸体那类的让人受不了的工作。
 
除了管理费和服装费,据被害人反映,员工宿舍的工作人员也会要求他们买烟给领导送礼,也要花费上千元。对此,被告人穆乾军并不认可。
 
审判长:被告人对这组证据有什么意见?
 
被告人 穆乾军:有意见。这个烟,她当时说过,她说咱们尽快去上岗上班,我说无所谓,我说你这个可以和领导打打关系什么的,你这个自己看着办就行。她买烟的时候,我并不在跟前,我不在她身旁,而且我也没有指使她到哪个地方去买什么烟,什么烟,这个我没有指使她。
 
被告人穆乾军表示,管理费、服装费、以及给领导送礼都并不是强制性的。但是根据被告人杨晨的供述,在此过程中,有些人不愿缴纳900元管理费和服装费,于是离开了;有些人受不了群演的工作,也选择离开了。而这些正是他们的策略,只有不断的有人离开,才可以腾出地方接收新的学员,继续骗钱。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杨晨的供述:王龙振招来的人,多的时候一天能来十多个。少的时候一天能来二、三个,在草寺人家大概总共来了100人左右,后来王龙振发来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租的房间住不下,而且带着这些人出去干活,我们挣的钱也不多。就想把这些人打发走腾出房间。
 
诈骗套路完整 各个环节都设诈
 
无论是在面试签合同的阶段,还是在安置地点,都有被害人分别被诈骗了几千元至上万元不等,可见这诈骗套路真是完整。这家公司自己也聘用了几名工作人员,现在这些人也成了被告人。那么,他们知道自己从事的工作是犯罪时候,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唐成龙的供述:下面出示的是被告人唐成龙,于2018年10月20日,所做的供述一份,这份供述里主要证实的是,我有好几个假名,李成、李名、简凡、向名都是我,我最近用李成比较多。因为是刘远鹏告诉我们用假名,防止学员找回来知道我们是谁。我一开始不知道公司如何运转,后来干的时间长了意识到公司可能存在骗的问题。但我想我只是一个底层员工,老板让我做我就听老板的,否则我在别的地方也赚不多钱。
 
被告人通过骗取食宿费,自己也可以拿到一定比例的提成,一个月下来,工资颇为可观。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唐成龙的供述:我平时工资每个月1万左右,没有底薪,都是提成。我们一般收取学员的钱也不固定,一般是500元到2400元,负责面试的人,需要根据学员的不同情况收费,好糊弄的就多要一些。拿不出来钱的,只能少要一些。总比拿不到钱强,我每个月大概介绍成十几个人。
 
当求职者交了钱,但又没有按合同得到工作和工资,其中有一些求职者就会回到公司要求退钱。而遇到这样的被害人,公司会退很少一部分。由于这样的被害人不少,因此这家公司也被迫换了几次地址。
 
不断变换地址 继续行骗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崔静的供述:公司搬了三次家,第一次在西城区车公庄附近干了20多天,第二次在海淀区数码银座16层干了20多天,之后就在现在的左家庄。频繁搬家就是怕人家来找我们,要我们退款,真的找到我们,我们一般就退款20%。
 
公诉机关指控,涉案公司虽然在发布的招聘信息上有影视相关的多种职位,但是公司内并没有相对应的岗位,所以只要是签订合同的被害人,都会被送去影视基地做群众演员。不过,影视基地的群众演员负责人的证词显示,影视基地与涉案公司并没有经济利益往来。
 
公诉人宣读证人李某的证言:主要证实的是在怀柔饮食基地做群头的,另外他是和一些影视公司,打电话联系让对方给他提供群演员,和他们也没有经济利益往来,就是想让对方免费给他们体群众演员。来他这见面的都说是来应聘导演助理、服装助理还有演员、化装助理等等。但是他跟他们直说,这面只能提供群演工作,我觉得这些影视公司不正常,合同上的公司名一直老换,合同上还写工资保底,但是这些岗位我们根本提供不了。
 
2018年6月开始,一些被害人因为被诈骗向警方报案,2018年10月24日,民警在北京市内的豪成大厦、珺悦国际等地,将刘远鹏、王龙振等13名被告人抓获。据调查,被告人刘远鹏、王龙振雇佣李文新等其余被告人为公司员工,使用化名在58同城、智联招聘等网站发布虚假招聘信息。并以收取“食宿费”“保证金”等名义骗取前来应聘的39名被害人的钱款,然后将被害人送至被告人陈广平等人开设的位于北京市通州区的草寺人家等“安置地点”。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远鹏、王龙振共涉及三十九起犯罪事实,涉案金额共计16万余元,其余被告人的涉案金额分别为一至四万元不等。
 
公诉人:经查证、经过采证,能够认定本案的被告人的行为构成了犯罪。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6条第25条第一款规定,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13人刑事责任。
 
其中,刘远鹏、杨晨等被告人的家人因退赔被害人,取得了多份谅解书。
 
被告人刘远鹏的辩护律师:刘远鹏的辩护人有的证据提交,向法庭提交11份谅解书,然后刘远鹏家属进行了退赔
 
被告人杨晨的辩护律师:杨陈的辩护人,也同样向法庭出示三份被害人,对杨陈出具的谅解书,三名被害人在这个谅解书中表示,对于杨陈的谅解以及杨陈家属,代替杨陈向被害人退赔的一个情况。
 
在法庭上,13名被告人均表示认罪认罚。

相关阅读:

  1. 澳门金沙赌场:吉林省法院援疆工作纪实
  2. 威尼斯人娱乐网址:网址唯一指定网址中心 带您解锁妇女工作新平台
  3. 澳门百家乐app下载:开户有惊喜返水大回馈 Soul青年的幸福瞬间
  4. 澳门网上百家乐:多种活动任您优惠选择 潍坊今冬供暖收费工作已启动
  5. 澳门新葡京线上娱乐:开户有惊喜返水大回馈 最“慵懒”的国家
  6. 澳门新葡京官网:官方唯一授权指定网站 小伙子的工作是每天被100人轮流骂
  7. 澳门新葡京娱乐城:官方唯一授权指定网站 时代青年应有的担当
  8. 澳门新葡京赌博:老品牌最信誉快速充值 上海交大为中日青年精英“搭桥”
  9. 澳门新葡京娱乐:全网独家品牌值得信赖 青年之家”打造青年港湾
  10. 威尼斯人娱乐城:官方唯一授权指定网站 让乡村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