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政 > 地方党建快讯 > 文章

“第四届中国思想史高级研修班”

“第四届中国思想史高级研修班”


2019年8月24日至28日,华东师范大学知识分子与思想史研究中心联合ECNU-UBC现代中国与世界联合研究中心举办了“第四届中国思想史高级研修班”的活动。本期研修班主要分为导师讲座、学员论文交流和圆桌对话三部分,由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许纪霖教授主持,日本东京大学村田雄二郎教授、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刘擎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瞿骏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唐小兵副教授参与讨论的圆桌对话以“思想史研究的新问题、新视野和新方法”为主题,就当下思想史研究所面临的困境和新研究方法的探索与学员展开了深刻讨论,村田雄二郎教授首先就日本国内中国近现代思想史研究的现状进行了报告,指出日本目前中国近现代思想史研究呈现出青年人才断档的局面,以沟口雄三为代表的思想史研究的“黄金一代”已然逝去,而目前艺术史、科技史等材料的挖掘,对于融合思想与艺术、思想与科技的跨学科研究提供了更多的机会。以下是此次圆桌对话的记录。
 
亚洲主义的两面性
 
许纪霖:东亚作为一个整体而存在,有很多历史现象都要通过思想的深度探索才能够得到理解,比如村田老师所提到的日本亚洲主义呈现出的“霸道”“王道”两面,向外侵略固然显现出“霸道”的一面,但是细看霸道的内部就会发现霸道内部还有乌托邦的一面、王道的一面。比如主张积极向中国扩张的以头山满为代表的黑龙会成员却是充满理想主义,帮助孙中山革命、摆脱白色帝国的统治,这背后都蕴藏着“善”的意思,但最终结果却是“恶”的。同样日本法西斯主义先驱人物北一辉的思想也是如此,充满理想光辉。若仅以“霸道”一面去理解这些人物的思想则是不可思议的,霸道的深层还涵括“王道”的意涵、乌托邦的理想,但可怕之处在于本初“软性”的乌托邦向“刚性”乌托邦的转化,善的一面向恶的一面的转化。
 
思想史研究的反拨与“新”的操作方式
 
瞿骏:谈到今天与会的主题“思想史研究的新问题、新视野和新方法”中的“新”,恐怕要对“新”进行简单的界定。一种“新”是目前学风转移、学术趋向转移下造成的对于“时风”和“时趋”的反拨;另一种“新”则是一种复古vintage层面的新,即以复古为解放,以前的样貌重新浮现在当下。

相关阅读:

  1. 影视股“疲软”:国庆档爆款谁能沾光?
  2. 儿童票“双轨制”亟须立法推动
  3. 给中国考生分数高于人类打分
  4. 取得了建立新中国的伟大胜利
  5. “中国的发展惠及全世界”
  6. 澳门银河:_老品2019最新手机版app下载!值得拥有“党建+扶贫”全力打赢脱贫攻
  7. 从“紧握的拳头”到“摊开的手掌”
  8. 语文书里的古代“景点”,后来都怎么样了?
  9. 出游,请带上“文明”这个行囊
  10. 澳门新葡京:_2019最新版app下载!赢个够 中国园林茶文化节八大处开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