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政 > 地方党建快讯 > 文章

从沙漠边上望向中原的眼光

从沙漠边上望向中原的眼光


《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是作家刘亮程的第一部谈话录,书中收录多篇访谈、演讲,把他出版过的文学作品聊了个遍。他说散文是聊天艺术,“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是中国人的说话方式——万事天做主,什么事都先跟天说,人顺便听到。
 
“我们是一个农耕民族,我们天生知道天在哪儿,农耕民族养成的这样一种思维习惯,面朝黄土背朝天,我们的劳作全在地上,但是我们要看天的脸色做地上的事情。我们会时刻望天,知道三尺之外有神灵。”
 
近日,刘亮程携新书《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在2019年上海书展期间与作家叶兆言、叶舟进行了一次对谈,并在活动前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
 
刘亮程在2019年上海书展活动上
 
刘亮程在《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中回顾了自己早年写作《一个人的村庄》时的那个瞬间:刚过三十岁,孤身一人在乌鲁木齐打工。在某个黄昏,突然回头,看见了落向家乡的夕阳——“我的家乡沙湾县在乌鲁木齐正西边,每当太阳从城市上空落下去的时候,我都知道它正落在我的家乡……那一瞬间,我似乎觉醒了,开始写那个村庄。”
 
从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到小说《虚土》、《凿空》、《捎话》,他的作品从村庄开始,“那种状态有如天启,根本不用考虑从哪写起”;此后刘亮程“所有的文学都在构建这个村庄世界”。《虚土》是《一个人的村庄》中那个孩子视角的延续,原本想写家族从甘肃到新疆的移民史,最后不知不觉写出了他在那个村庄里的童年。在书展对谈中他谈及《凿空》和《捎话》,说自己的写作一直和驴有关系:写《凿空》时赶上毛驴的末世,毛驴被三轮车替代,1990年代新疆每个村庄都有驴叫声拔地而起的景象不复存在,令他感到荒谬和失落。“而 《捎话》捎了那么多的话就是从一千年前捎了一个驴而已,捎给今天的人们,让大家知道一千年之前驴还在我们身边。一场大风刮过,也吹过驴的耳朵,那样一个时代人和动物是同在的。我怀念从前生活的世界,很少的人声,很多的万物之声。所以《捎话》这本书,不仅仅是人之间在捎话,而是想通过这些文字把千年前的那头驴捎给今天的人们,也把千年前那声高亢的驴鸣捎给今天的人们。”刘亮程说。

相关阅读:

  1. bet365体育:全网独家品牌值得信赖 从“用不上”到“有保障”
  2. 从青海湖畔的尕海一路向西北延伸
  3. 党员干部在哪些情形下可从轻处分?
  4. 揪心!女子从七楼跳下轻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