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政 > 地方党建快讯 > 文章

杠杆强监管下中小银行面对的困境

杠杆强监管下中小银行面对的困境

净利润下降乃至“腰斩”甚至亏损、不良率上升、关注类贷款占比增加、投资收益占营业收入较大比重……随着延迟发布年报的银行陆续发布2018年年报,这些问题也一一浮出了水面。

 
据澎湃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仍有恒丰银行、锦州银行、成都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山东博兴农商行、攀枝花市商业银行等尚未发布2018年年报。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6月9日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少数中小银行未按时披露年报,属于特殊情况。相关银行有的正处于股权重组阶段,有的正在筹备上市,有的更换了审计师,任务量较大,未能按时完成审计工作。
 
澎湃新闻记者通过整理吉林银行、保定银行、邯郸银行、抚顺银行、安徽铜陵农商行、山东诸城农商行、富滇银行、宁夏银行等延迟发布的银行年报发现,虽然所在区域不同,性质也不尽相同(有的为省级法人城商行,有的为市级法人城商行,有的为农商行),但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去杠杆强监管环境下部分中小银行所共同面对的困境。
 
部分银行经营困难与区域经济情况有关,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增加
 
2018年,不少区域性中小银行或多或少地受到所在区域经济情况的影响和自身经营的问题,出现了净利润大幅滑坡的情况。
 
从地区分布来看,东北、华北中小银行问题较为突出。
 
东北地区的吉林银行,该行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87.19亿元,比上年减少3.61%;归母净利润11.57亿元,比上年减少62.07%,净利润大幅下降六成。抚顺银行2018年营业收入18.65亿元,同比增长15.3%;但净利润5.41亿元,同比下降28%,接近三成。
 
位于河北的保定银行2018年营业收入23.65亿元,同比增长18.45%;净利润11.51亿元,同比下降7.68%。同样位于河北的邯郸银行2018年营业净收入27.70亿元,同比增长9.31%;净利润8.82亿元,同比大幅下降24.7%。两家银行都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地处西北地区的省级城商行宁夏银行终于在连续两年的营收负增长之后,2018年首次由负转正。2016年至2018年,宁夏银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3.87亿元、32.38亿元,35.87亿元,同比增长-19.2%、-4.4%、10.79%,然而2018年该行实现净利润6.37亿元,下滑幅度达到30.78%。
 
地理位置恰好和吉林银行处于对角线的我国云南地区的唯一一家省级法人城商行富滇银行,2018年营业收入5.11亿元比上年增加9.47%,净利润1.06亿元,比上年下降90.61%。
 
农商行情况也不容乐观。2018年,安徽铜陵农商行营业收入为6.88亿元,净利润为1.39亿元。而2017年该行的营业收入为7.56亿元,净利润为2.43亿元,也就是说,2018年该行的净利润下降了43%,近乎“腰斩”。山东诸城农商行营业收入9.49亿元,同比增长9.46%,净利润-2.87亿元,系近年来首次出现亏损。
 
增收不增利、净利润大幅下挫背后,是银行资产减值损失的计提大量增加,侵蚀了利润。
 
比如,吉林银行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为34.14亿元,同比增加238.81%;保定银行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7.14亿元,2017年仅为2.91亿元。同比增加145.36%;邯郸银行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6.12亿元,2017年这一数字为2.20亿元,同比增加178.78%;铜陵农商行2018年的贷款损失准备7.29亿元,较年初增加2.01亿元。

相关阅读:

  1. 积极探索监管与发展工作新思路
  2. 加强全省公安特巡警建设
  3. 扯安检大旗 为翻包强辩?
  4. 上海地铁运营方:今后将持续加强巡视监督
  5. 不断加强干部职工的党性锻炼
  6. 资本项目可兑换让人民币成强势货币
  7. 期货配资百倍杠杆其实是宰客?
  8. 住建部房地产市场监管司原司长
  9. 中纪委机关报:强化监督管理
  10. 冲击立法会事件表示强烈谴责
返回顶部